目前分類:鄉土創作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《武東武西堡七十二庄的媽祖信仰》2009.12刊於南鎮60週年校刊


一、  前言


    武東堡及武西堡是清末至日治初期社頭及田尾一帶的行政區名,本學區(南鎮國小)即位於武西堡。由於媽祖的信仰在當時漢移民社會中為最主要,而武東、武西堡裡所形成的七十二庄媽祖信仰在當時可說是非常著名,本學區內老一輩的長者也多有聽聞,或是曾親身參與。基於以上源由,筆者將在下文中做詳細探討,以期將這特有的七十二庄媽祖信仰活動留下一些記錄。


二、信仰中心寺廟的形成


    枋橋頭天門宮因位於本區最早的市街枋橋頭街,是本區最早建立的媽祖廟,創建於乾隆二十五年(1755年),並於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由七十二庄眾子弟重建,[1]是武東、武西堡共七十二庄媽祖信仰的中心寺廟。而七十二庄原是漳、客兩籍聚落的居民聯合來對抗泉州人的團體,後來成為以枋橋頭天門宮為中心的祭祀聚落群體。[2]根據訪談當地耆老及文獻資料得知:七十二庄共分為八個不同的聚落群,每個聚落單位雕刻一尊名稱各不相同的媽祖,供奉在天門宮,若有喜慶則恭請自己的媽祖回去奉祀。因當時許多聚落並無媽祖廟,只好把自己信奉的媽祖神像集中供奉在天門宮,天門宮的信仰圈也因此擴展至整個七十二庄。根據枋橋頭天門宮的紀錄簿記載,各尊媽祖所屬祭祀範圍的聚落名稱如下:[3]


1.  開基祖媽:天門宮八角頭、紅毛社、張厝村、田中鎮莊、大新莊、廣興庄,共六個單位。


圓仔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《八卦台地的古道與媽祖信仰宗教活動》


一、      前言


在早期的步行時代,八卦台地上的居民和彰化平原互動,需要靠著步道來聯繫,而聯結平原與台地的步道:「古道」於是一一開發;古道的開發不僅聯繫了台地與平原居民的經濟活動,也聯繫了居民的宗教活動,例如:每逢媽祖進香及繞境活動時,台地與平原的居民就會沿著古道,下來平原或上去台地,完成他們的宗教活動。本文將以包含八卦台地南段及彰化平原東南側的武東武西堡[1]為範圍,探究古道與媽祖信仰宗教活動的關係。


二、     八卦台地的古道


八卦台地兩側(尤其是接彰化平原的西側)有許多坑谷,而這些坑谷從台地向平原延伸,有如蜈蚣的百足。根據臺灣堡圖及對照現代的地圖集,發現在武東堡地區的坑谷由北到南計有:麒麟坑、湖水坑、待人坑、埔姜林坑、林厝巷坑、滴水坑、湳雅大坑、石頭公四坑、石頭公二坑、石頭公小坑、石頭公大坑、朝興坑、雞心坑、苦苓坑、番仔坑、南投坑、尖湖坑、芋仔坑、清水岩坑、太平坑等。[2]由於這些坑谷邊的地形特殊,有些人行步道及山坡路常會沿著谷邊而築成。最早於清領時期開始,八卦台地上為了順應東西兩麓的生意往來,在整座山脈的台地上,興築了許多縱橫交錯的古道與步道(在坑谷間),而這些古道與步道也成了農作的運輸路徑,或各庄、坑、寮之間族群互動的交通路線。[3]


這些所謂的山坡路古道及步道,當地居民特別稱為「山頂路」,而山頂路的開闢,最初是供人行走及挑夫挑東西之用。這些山頂路中有些會發展成車行道路,如《台灣堡圖》所繪的小路等,有些則因坡度太陡或地處偏僻的仍維持僅讓人通行的挑夫人行步道,路徑相當於《台灣堡圖》所繪的小徑。[4]因步道形成年代已久遠,所以現今有些則稱之為古道;而這些古道從清末經日治時期乃至光復初期,即扮演著聯繫彰化平原及八卦臺地甚至內山埔里一帶的重要角色。


圓仔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阿嬤的玉蘭花】        2002.9  余雅惠


    清晨,田間的蛙鳴聲不再,換來的是一陣陣的雞啼聲,及如白薄紗般的天色。「阿月,起來喔!」阿嬤輕聲地叫醒身旁的欣月。「來去散步囉!」欣月和阿嬤每天的第一件是就是起床去散步。田野間,大排水溝兩旁筆直的產業道路上,空氣清新又少汽機車,是他們祖孫每天散步必經的路徑。而阿嬤的豬舍,就在道路的盡頭,欣月最喜歡到那裡去了,因為豬舍旁阿嬤種了一棵又大又會開花的玉蘭樹,每當玉蘭花盛開,他常常摘好多花,分送給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們……


    「加油!加油!三乙許欣月加油!」班上的加油生從未間斷。運動會大隊接力賽中,最後一棒的許欣月肩負著重責大任,能不能第一名就看他的了。「現在保持領先的是三年乙班」司令台上的老師廣播著。接過棒之後,欣月奮力地往前衝斥,可是操場旁的吶喊聲卻夾雜著緊張的氣味,這時這時完全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的欣月,只知道終點就在前方不遠處,不知 三甲 的選手已經緊追在後,差距不到半步……她們幾乎是同時到達終點的,欣月也被裁判老師「抓了」起來,但是接下來惱人的是:台上的總裁判老師竟然宣布「三年甲班第一名!」此時欣月的心都寒了!因為是她把第一名「跑」丟的,班上也緊跟著掀起一震怒責聲……


    「老師!下次最後一棒別再派許欣月了啦!」「老師!別以為她跑得過男生就叫她跑最後一棒……」欣月每天走進教室,總是得聽一些上次運動會的閒言閒語,儘管老師已經安慰她,大多數的同學也原諒她了,可是這個陰影卻一直存在欣月的心中……


    「阿嬤!我不想參加賽跑了!」欣月哭著跟阿嬤說在學校發生的事。「乖孫仔!別氣餒,下次再好好表現一下,不就好了嗎?」阿嬤雖然心疼孫女,但仍笑笑地安慰她。從那次之後,每個早上陪著阿嬤去散步的欣月,立志要練好跑步。從陪阿嬤散步,變成追著家裡的那隻小黑狗賽跑的,小黑成了欣月最佳的跑步同伴,而阿嬤則在後頭邊笑邊追,每早一起朝他們的目的地-豬舍旁的玉蘭樹飛奔而去。


   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只是歡喜快要升上四年級的欣月,不知阿嬤正默默地為她做一件事:車水馬龍的街上,紅綠燈下出現了一位頭戴斗笠、奮力叫賣玉蘭花的老婆婆。「玉蘭花,玉蘭花一串十元喔!香个水喔!」阿嬤就這樣賣了一個夏天的玉蘭花。阿嬤心想:「阿月升上四年級,一定很期待運動會的來臨,雖然曾經『失敗』過,這次一定要送給她一份好的禮物,讓她的乖孫女知道,阿嬤一直在支持他、祝福他……」新的學期一開始,阿嬤就到鎮上最大的一家體育用品社,用平時賣玉蘭花的錢,為欣月挑選一雙布鞋。

圓仔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